不凡”傻老外“的情怀创业路

作者:Echo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Jp LAM

采编 I 宋文珂

摄影 I 谢智利



他的生活有三个主客场,毛里求斯-法国-中国。说是客场,源于其不停迁徙的生活状态,这也令他缺乏归属感。然而,在和不同文化环境的拉锯战中,他不甘充当每座城市的匆匆过客,于是想方设法、取其精华,专心做着“世界的游牧者”。


“傻老外”是他对自己的戏称。于他而言,“傻”包含了个人的梦想、勇气与坚持。靠着这股傻劲,他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他,Jp LAM(林海岩),面带腼腆笑容,内含无畏魄力。对于纯靠自学习得中文的人,他汉语着实算好,虽然某些发音仍带几分可爱的生疏感,但无碍我们的深度交流。



JpLAM (林海岩) 与他的三客场


JP这名字,乍一听怪怪的,其实取自英文名Jone(“来自上帝的礼物”)和Paul(史上伟大的基督传教士)的首字母。中文名”林海岩“,是父子俩的杰作。父亲给名”林海燕“,沿用”海燕“坚强无畏的精神寓意,巧应儿子的不羁性情。但JP偏不满”海燕“读音里透出的女孩气,果断做主将”燕“改为”岩“,隐含一山一石的坚韧。


马克·吐温曾形容:“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再仿造毛里求斯创造了伊甸园。”JP就出生于这第一客场。在这里,JP父亲谨守华裔身份,重视中国文化的传承。书法、横笛、古琴、二胡等我们国人都未必接触的技艺,JP都学过。父亲叮嘱:“我不要求你必须喜爱,但作为华裔,你必须尝试学习、接触、了解它,建立起同中国文化的内在联系。”


年幼的孩子在逼迫与灌输下,由起初的排斥、不理解,逐渐演变成热爱舞狮、武术、民族舞,以及民间手工艺。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JP领悟着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及无限可阐释性。


为进一步培养孩子的勇气与品格,父亲让年仅12岁的少年,同非洲成年工人一起打工搬重物,深入接触底层人民的生活环境。一般孩子或许抱怨连天,但这调皮少年却从力所不及过渡到乐在其中,甚至小大人儿地发挥着管理天赋。


毛里求斯何其梦幻,却留不住天性不安分的人。JP追求疯狂快节奏,渴望看景、识人。他是不被世俗眼光束缚的异类,深信“一成不变的人,往往弱点很明显。”


浪漫之都法国,作为JP的第二客场,好似客栈般的存在。他只身赴法学习金融管理,在“毛里求斯华裔”的尴尬身份下频频受挫。不过也练就出个人的危机处理模式:跌倒、站起、忍辱、反思、前行。


后来,父亲的推波助澜和慢节奏的工作环境,促他毅然迈向第三客场——中国。


自此开始,我想称他为“林海岩”。


靠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无知无畏,林海岩闯入中国,深入后发现自己竟是井底之蛙。眼前的一切,都颠覆着他对中国“贫穷、落后”的认知。他清醒了,遂以旁观者的姿态,重新审视这个国度。


创业初,JP留意到中国生意场上的隐性规则,即生意之外隐藏着更多他难以理解的关系、权利、面子等因素。形势之下,他察言观色,决定先服从后改变,在极力融入、反思、适应中,细心揣摩、构建个人的专属王国与规则。他坚持:“创业要当先锋,而不是跟风,要有胆量、有决心、有眼光。”


日积月累中,O-Marketing如约诞生,涵盖私人画廊O-Gallery、私人红酒俱乐部O-Gossip及摄影棚O-Studio。



跃井之蛙得“心经”


为何在他的资产头衔上,都冠以大写字母”O“?


他的解读应了我的猜测。”O“同”零“,要善于归零,象征不骄不躁、从零开始、不惧失败的心态;另一方面,”O“形同圆圈,圈内一片空白,里面的内容任由你去想象和创造。他分享:“青年人搞创业,重要的就在于定位和坚持。通过扎实的知识储备和资源累积,明确方向、瞄准定位后,持之以恒、迎难而上,用积极乐观突破现实困境。”


“假如你要参加一场时尚宴会,却因没有匹配的西服而束手无策、抱怨退缩,那只能说明你不够努力、不愿动脑、缺少创造力,你还不具备一个创业者该有的基本素质。其实,你完全可以制作一朵令人侧目的纸花插入西服上方口袋,也可以修饰领口、剪裁衣摆,让它变得与众不同。”


其实,尊重就是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别人却默默放进心里的东西。



“傻老外”的家国情节


谈到“根文化”,JP话语间透着对归属感的强烈渴求。他把38年的光阴分布在历史、文化、习俗各异的三个国度间,其间的异样眼光与诸多无奈,只有四海为家的游子才能真正理解。


中国和毛里求斯,可谓JP不同意义上的两个故乡,均难割舍。浓情之下,“致力于毛里求斯和中国的文化艺术交流”成为其又一远大志业。


他把设计、绘画、时装等多元艺术展览搬入毛里求斯,试图逐步打通两国文艺交流的桥梁,消除固有认知。“虽然一场艺术展、时装表演、民俗秀不能从本质上改变什么,但一次次学习、感悟、交流中,眼界会不断开阔”。他向政府提议,“想要发展,就去看看如今的中国是怎么做的。"


“我十年前带女友回毛里求斯,国人无一相信是中国女孩,因为留存他们脑中的仍是前去务工的中国人形象。所以,要谋求发展,前提是纠偏。“他打了个有趣的比方,将两国的文化交流比作男女恋爱,需要接触、理解、包容、学习。


今日,颇有成就的他并非认可中国的一切,但却坚定地说“我是华裔”,还自豪地向外人谈论“中国文化”,甚至请贵宾、朋友吃饭,都多选中餐厅。相对而言,中国似乎更给他以家的感觉,尤其极具包容性的国际化大都市——上海。


回忆往事,JP讲述起年幼时和父亲在华尔街的见闻。当时一名华裔被黑人抢劫,周遭华裔众多,却无人援助,只无动于衷地观看。但还是孩童的他满腔怒火,“我们要帮华裔”,说着便拿起身边的棍棒便行使正义。


虽然行动终被父亲无奈制止,但那份冲动与耻辱感,以及对麻木同胞的哀怒之心,却被永久封存心中。时至今日,每遇不平,他仍习惯性地换位思考:如果今天遭受不测的是我的儿女,我会如何做?


聊到这儿,我不由想起鲁迅先生弃医从文的理由——化不开的忧国情。那是何等崇高的情怀!



本编后记:

林海岩帅气的面孔下透着几分羞怯,俨然一个简单快乐的大男孩,同我想象中的企业家不大一样。创业多年,他呵护原有的单纯,坦言“鄙夷那些顶着’慈善‘光环谋私利的富人。”

提及身处国外时的经历,他孩童般开心调皮地教我智慧小招数,”假如你到美国,付小费时不要给美元哦,你就给他们50元人民币。他想花?来中国呀!“

瞧!这“傻老外”的”小聪明“也不乏爱国情怀,我们不禁开怀大笑……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