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oicemoney.cn

To Visit Israel Is To Search The Extraordinary
作者:大云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Jose Barak

文字 I 张瑞云

采编 I 张瑞云

摄影 I 姜   涛




前记:

据有关资料显示,犹太人经过科学测试,平均智力商数达到115以上,远高于其他民族。犹太人人口虽仅有1600万人,占比全球人口不到0.25%,但是却获得了全球27%的诺贝尔奖,诺贝尔奖获得概率远高于其他各个民族,概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08倍。爱因斯坦,马克思,冯诺依曼等闪耀历史的天才都出自这人数不多的民族。犹太人被称为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


Jose barak ,以色列最大的太阳能源公司BrightSource 的高级副总裁,是一名出生在罗马尼亚的犹太人。如果不是亲自交谈,你很难相信眼前这位高大灰发、精神矍铄的“年轻人”今年已经70岁,在长达4个小时的采访拍照后,时钟已至9点半,我们略表歉意地向他挥手告别:不好意思打搅这么长时间,您好好休息。


他摊开双手笑着讲:我才要开始工作……


知名的希伯来语作家Amos Oz曾讲过:我小时候的愿望是长成一本书,犹太人对读书的热爱无人可及,Jose也不例外



“我告诉我的孩子们,即使在浴室里,也不要停止思考”


还记得柴静的《穹顶之下》吗?


大部分污染来自于燃煤电厂的污染物排放,解决环境污染消除雾霾的最好办法就是采用可再生能源,比如Jose所从事的太阳能发电行业。


谈到太阳能发电,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PV,即太阳能光伏发电,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及各国政府的支持,所以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地应用。


但是PV有几个缺点:电力品质不高,输出不稳定,当太阳辐射发生大的波动时,PV技术不能根据电力用户需求调节输出,因而对电网形成冲击。其次,PV在使用时容易发生衰减,PV电厂在其生命周期内的发电量难以保证,且当PV组件寿命结束时,废弃的光伏板难以回收,造成污染。


PV相比,太阳能发电可以设计低成本的储能系统,根据电网需求提供稳定的电力输出,太阳能热发电设备生产过程中无污染,输出的是真正清洁的可再生能源。


Jose所在BrightSource是以色列最大的太阳能新能源公司,10年来BrightSource不断地改进自己的技术,2013年在美国加州建成了最大的太阳能商业发电厂,并将技术推广到南非、中东、北非等国家。

2013年与上海电气集团合作,将技术带给中国。在阳光充足的青海、甘肃、新疆等地,一座座发电厂有望在未来5年内建成在这些地方,用太阳点燃家家户户的电灯电器,将改善中国的电力结构,为治理大气污染消除雾霾提供一条可行的途径。


对于犹太人,创新已经成为一种“血液”在他们身上流淌。这点在Jose长达48年的职业生涯中得到了更具体的体现。


Jose本人则随时都在思考,“我告诉我的孩子们    ,keep thinking evenin the bathroom",正是这种言传身教的创新基因,Jose在自己的职业中一直试图创新,从最开始的“槽式发电”,创新出更加高效的“塔式发电”,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在Bright Source耶路撒冷的办公室里,定期举行“creative”的会议,只要员工能创新即使是一个手机充电器,也会得到公司的奖励。


Jose在办公室里为员工讲解全球太阳能源的优质地理位置,在这些地方太阳能源有望替代煤、油能源,改善全球污染的恶化



“我是一个工作狂”


Jose已经工作48年,从事太阳能技术超过了30年,他将继续工作下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热爱自己的工作。


“I'm a serious workholic",他笑着对我们讲,每天他都坚持在5点下班回家,但是几乎每天24小时都在加班,因为24小时内他几乎无时无刻他都在想着技术的问题,无论是在餐桌上,还是在浴室里,甚至睡梦也会带给他灵感。


讲到一个笑话:有一次在餐桌上,他的妻子问他问题,他脱口而出地是太阳能源的某个专业名词,妻子戏谑他:请把吃饭的那部分大脑找回来。


截至2016年,Jose已经在以色列生活了43年,在那之前,他出生在罗马尼亚。对此他解释:犹太人被迫流浪在世界各地,当有一天国家建立的时候,他们从世界各地都回来了。


28岁那年,Jose携带全家四口来到了以色列,而那时他已经是一名太阳能源的资深工程师,在以色列他继续开始从事技术设计与研发。


“您是不是比别的人要聪明才得到很快的晋升?”

“不,我不愿意跟别人比较,唯一关心的是技术方面的问题。”


1992年,Jose结束了在美国加州的工作(加州的项目因为政策的转变而宣布破产),回到以色列。


2006年BrightSource成立,作为资深的技术官,Jose被邀请进入公司,一直做到现在。直到2011年,当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从此与中国太阳能源结下了不解之缘。


“新能源是可发展能源,目前中国的投入项目在我看来还不够。太阳能电厂的项目越多,其成本越低,目前我们正在与中国方沟通。”

“我去过青海、甘肃、新疆,在那里我们寻找最适合太阳能发电的地理位置,在未来太阳能肯定会取代其他不可持续能源,但只有大规模发展以后才可以降低成本”。


每隔几个月Jose就要来中国一次,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要开无数个会议,沟通技术问题,长达5个小时的时差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随时都在开始工作的他将时间安排地非常紧凑。


但令Jose感到困惑的是,太阳能在澳大利亚、美国加州、南非、北非等地都进行地非常顺利,在中国项目则遇到了一些电力定价与项目投入的问题,但无论如何,他希望能够更好地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的工程师一点儿都不比以色列差”,站在中国办公室的窗前,他凝神讲道。



真实的以色列的生活:恐怖袭击、海滩城市、咖啡


就在上海浦东机场爆炸的前几天,以色列特拉维夫发生了恐怖袭击,年轻的巴勒斯坦人在热闹的市场射击,造成4死13伤,第二天这则消息出现在国际新闻频道。


恐怖袭击在那里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情,Jose坦承以色列有时候确实不太安全,但以色列人其实都很平淡,恐怖袭击在他们眼里只是少数人的疯狂。以色列人非常懂得生活,出租车司机也会常常会停下来,在路边静静地享受一杯咖啡的时光。


Jose住在小城市Nahariya,以色列北部的一个沿海城市,这里空气适宜,是以色列人心目中最适合休假的城市,大街两沿开满了大大小小地咖啡屋,海风吹过沙滩,这里的人们生活惬意而安闲。


“我们以色列人比较喜欢住在小城市”,他提到自己的家庭: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外孙。令他非常骄傲地是,大儿子经商,正计划到中国寻求合作伙伴,而小儿子是位令人尊敬的医生,她可爱的女儿主攻法律和东方文学,包括中文。


“他的小儿子理想很远大,从事医生不是因为好的薪水,而是因为他真正为治疗人类的疾病做出贡献。”小儿子在19岁时候参军,当是就是以医学生的身份随军的,在部队里他得到了很严格的训练,从部队出来后,他在医院继续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医学事业。


在以色列,不论男女,18岁都要去参军,男孩子3年,女孩2年。“他们在部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同时在那里学习了生存和工作的技能。”以色列部队就像是一座军事学校。

 

他为自己的孩子们感到骄傲,更加为自己的妻子自豪。为此他讲了一个故事。当他参加一个社团活动时,大家都要围成一圈,讲自己的兴趣。轮到Jose时,他站起来说:My hobby is my wife。全场哈哈大笑。Jose在罗马尼亚认识他,一年后结婚,一起生了三个孩子,目前为止他们在一起生活了50年。


在Jose眼中,妻子更值得他尊敬的是他为儿童护理作出的努力。直到现在,她还是一家医疗机构的顾问,早产婴儿护理的工作几乎和他的丈夫伴随他的时间一样久。


“她很热爱自己的工作,救助早产儿让她感到非常幸福”。



犹太人的精神家园


“我小时候希望自己长大后成为一本书,而不是成为作家。”

这是Jose最喜欢的以色列作家阿莫斯·奥兹讲的一句话,这位出生在耶路撒冷、用希伯来语创作的犹太作家,用Israel and words 这本书讲述了犹太人与文字的关系。


每个以色列犹太人几乎最少可以讲三门语言:英语、希伯来语、本地语。热爱阅读已经渗透了以色列人的血液里,读书成为像吃饭穿衣一样渗透在犹太人的生活里。在犹太人的生活里,孩子到了五岁时要开始阅读《旧约》。


Jose讲,犹太人在孩子刚会说话时就开始教他们读《旧约》。到了三四岁时,他们开始在私塾里面学习。每个孩子刚走进教室都会受到大家热烈鼓掌欢迎,以让他觉得学习是快乐的,每一个犹太人的家里,当孩子刚刚懂事时,母亲就会翻开圣经,将一滴蜂蜜洒在上面,然后,让孩子去吻圣经上的蜂蜜,接着母亲会告诉孩子书是甜的。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曾做过一份调查:2012年中国18-70周岁国民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39本,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教材教辅。而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犹太人以64本的年人均阅读量雄踞世界首位。


讲到这里的时候,Jose眼神深邃,当他回忆自己的民族时,眼睛里充满了深情,他说:“犹太人不在一个地方生活,但我们保留某些东西”。


采访结束时,Jose讲了那个著名的穷渔夫与富人的故事,他说每个人都想幸福,但对幸福的定义不一样,对于现在的一切,他只想说:

“Dosomething positive withyour life and you will be happy”。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