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作者:大云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蒋师明

文字 I 张瑞云

采编 I 张瑞云

摄影 I 谢智利



芒种一过,酷热的上海夏季要到了,食色男女们纷纷穿起了清爽的长裙短裤,吃着冒着寒气的冷饮,街对面走过来一位身穿道士服的年轻俊美男子,眼神冷峻,扎着短发。


这位男子就是voice今天的采访嘉宾——第15代武当派太极传人蒋师明。走在上海的大街上,人家常误以为他是电影明星张震,作为武当太极传人,武术是他的本行,但你跟他聊天之后,就发现他的身上不仅仅只有功夫。



武当拜师:并马三河年少客


2012年夏,武当山外酷热无比,山内却清爽宜人,背倚苍茫千里的神农架原始森林,上山的蒋师明心里面却不清凉,他这次上山的目的很明确:请求享有威望的钟云龙道士收为弟子。


武当三丰派自古收徒弟非常严格,不仅需要功夫过关,更看重人品,多年来只收关门弟子,而蒋师明很明显只是“外来”人,虽然蒋师明13岁学武,从少林的外家拳到武当的内家拳都学过,还参加过一些比赛,身体茁健,但这些在师傅钟云龙的眼里,他对武当的精神理解还是门外客。


蒋师明有些沮丧,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上武当山了。这年的他已经从武汉大学英文系毕业两年,按照家里人的想法,找个英语教师的职位就可以和“正常人”那样好好地过一生了。但武当对他来讲武术成为与呼吸一样重要的东西,他不能放弃。


怀着心事的他在午后的树荫下一边练“推手”,一边体会鈡老说的话:“武当功夫源于道家、老子“讲一讲道”,庄子讲“广莫之野”讲“逍遥游。”


突然鸟从树枝飞过,他突然想起了武当山流传的那个故事:


有一天,祖师爷张三丰在“邋遢崖”看到一只鸟与蛇打架,每当鸟上下打击长蛇时,蛇就蜿蜒轻身,摇着闪避,不曾被击中。相持时久,鸟已精疲力竭,无可奈何地飞走了。长蛇也自由自在地钻进了草丛。于是,张三丰创造出了内家拳。


“以柔克刚,以静制动”。蒋师明心里默念着这两句话,一边细思回忆以前练武的种种。刚开始学武的时候,年轻的老师从练基本功、练身手,那时候的他太想取胜对方,在推手的时候很容易受伤,以道家的精神来看,以静制动,亦动亦静,从心所欲才是真正的境界所在。


经过苦心修炼,蒋师明终于心有所悟,钟云龙道士看在这个徒弟心诚真心热爱武术,于是正式纳其为15代弟子。


在师傅的精心指导下,蒋的功夫日渐增长,对武当太极及道的感悟更加深入。


“武当功夫有很浓的想象色彩和审美意蕴,招式的表现也很有诗意,比如迎风铁扇、弃物投先、舜子投井、红霞贯日、乌云掩月、猿猴献果、仙人照掌,兑换抱月、铁门门柳、柳穿鱼、满肚疼、一提金、欢推窗、顺牵羊、乱抽麻、燕抬腮、虎抱头等,与道家的自然主义思想是统一的”。



澳大利亚:遇见李小龙


“他走了过来,拿着竹剑,不说话,我就知道他是来跟我比剑的。”


2014年秋季,受国家汉语办公委委派,蒋师明远赴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大学教授武当太极,这件事就发生在他刚到澳大利亚那会儿。


与其他武师不一样,蒋师明英语8级,更是英语口试考官,这给他在澳大利亚的教学增加了不少的便利。日本武士比剑就是发生在刚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对方是位练习日本剑道很多年的香港人。


“第一次对视的时候我观察到了他眼中的此许紧张和不确定,于是比试的时候我静候时机,等其破绽而攻其不易,这其实就武当的精神要核”。


不止是比剑,西方人对中国武术的熟悉让蒋更是大吃一惊。


“在海关,我告诉工作人员我来是教中国功夫的。对方立刻很开心地问我:少林还是武当?我当时非常吃惊,原来外国人对我们的武术如此熟悉,感谢Bruce李,让中国武术传播到世界每个角落,KongFu这个词也是因为他才有的。”


那一刻,仿佛与李小龙的相遇。


在悉尼威尔大学的教室里,学生们与他讨论的不是“我要打打杀杀”,而是“武功精神”和“气源”,每个学生来之前都是做过功课的,蒋师明对此感到很意外。


“很多国内的朋友是觉得好玩才学习的,来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而真正的武术是武和术的结合。仅有武是不够的。”


在蒋师明上海的武馆里,挂着一幅他亲自写的对联:


文武之道一张一驰

阴阳之母亦静亦动


横批:道法自然


蒋师明人向每个前来请教的学生读一遍这幅对联,而现实中许多事情让他无奈。



困境:江湖渐远,何以共子狂?


在上海的写字楼间、巷弄间开满了不同的武术馆,各家各派,看似热闹,却有着不为外知的困境。去年蒋师明也开了一家武术馆,这件事几乎改变了他的生活,为了贴补生活,他一周要去做几天的英文教师,才能满足这个看似“奢侈”的武馆理想。


“中国武术门派很多,难以统一推广,武馆的存在就显得十分必要,但是武馆的商业化与教练的参差不齐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蒋师明是一个关心时事的人,在他眼里,武术的传承正是在一代代的热爱中进行,而武馆成立了大半年,他几乎没有作过任何推广,在他眼里,去商业化的传承才是他真正教学的意义所在。


但商业化的时代,武术还能撑多久,蒋师明不知道,但是他每天都认认真真的教学生,每半年在武当山闭关两个月,与师史师弟们切磋技艺领悟武当三丰派成立的初衷。


大隐隐于市。这句话对于疾走的上海节奏来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断升降的楼梯、陆家嘴写字间里的交易数据,充满了各种诱惑,能静下心来学习武术,喝茶听琴反而成了奢侈的事。


在蒋师明的武馆里,有处蒲团茶几,他常常坐在那里打坐静思。偶尔谈谈古琴,琴下的箱子不知道有多古老,听说是澳大利亚一个华侨送给他的,说传了好几代,与琴正好。


江湖渐远,幸亏还有侠客仗剑而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