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oicemoney.cn

孤独的钢琴家
作者:大云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Shafagh

文字 I 张瑞云

采编 I 张瑞云

摄影 I 姜   涛



Shafagh的经历很传奇,2岁随父母从伊朗政治逃难到德国,会说波斯语,德语,英语,法语、中文,日文6国的语言,而他的真正身份是名钢琴家,曾在德国、韩国开过多场音乐会,2009年来到中国后,他觉得深深地孤独。


也许三个月后,我会离开这里,”在钢琴前Shafagh用左手划出一串弦音,略带忧伤地讲。




伊朗入狱


1984年伊朗的监狱里,多了一位挺着7个月大肚子的母亲,灰色的头发,眼睛闪烁着智慧地光。这是一群身份特殊的犯人——政治犯。Shafagh的父母都是伊朗的高级电子工程师,因为不满伊朗政府的独裁统治,加入共产党因此被捕入狱,两个月后出狱。


Shafagh2岁那年,他的父母决定举家迁往德国避难,从此再也没有回国。


在德国,Shafagh开始了钢琴家的梦想。Shafagh7岁就在德国学习钢琴,12岁举办了第一场音乐会。他热爱古典音乐,一般曲段都很长,别人需要三个月才能谈会的曲子Shafagh一个月就可以弹了。


但奇怪的是,Shafagh并不是那种一天24小时都在钢琴面前的人,“如果24小时弹,那就是机器,我需要思考音乐的意义,表达曲中的情绪。”


12岁的首场音乐会记忆犹新。他准备了三个月的时间,自以为技术成熟,邀请了最尊敬的长辈,然而在音乐会上,他紧张地忘记了很多地方,平时熟悉的键盘在视线中渐行渐远,Shafagh的额头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3小时下来,台下观众起立鼓掌,Shafagh看着台下模糊的脸孔,12岁的人生如同划上了一个符号,“那一刻,我立志要做一名德国最好的钢琴家。”


然而Shafagh马上陷入一种困局——在很小的时候,老师们经常夸他的手法快,他也以此为傲。他越来越追求弹的快,到了痴迷的地步。直到一个下雨的午后,老师的一声训斥结束了这一切。


老师告诉我,一切好的音乐都是好的表达,只要能表达出曲子中的感情,快与慢是不重要的。”


这也正是他谈到喜欢李云迪的原因。他坦言很喜欢李云迪,“对音乐的情感表达非常好”,相反,他对中国非常有名的朗朗倒不是那么太热衷,“我在德国听过他好几场演唱会,有时候弹的确实非常棒”,Shafagh拉了拉嘴角,随兴弹奏了一曲,“但有时候他表演得有些过了。我不觉得那是音乐的初衷。”




19岁的慕尼黑音乐学院


每年9月份,大量学子慕名来到慕尼黑音乐学院,在这里开始他们的音乐王国,这所音乐学院以严苛的招生标准将许多有音乐梦想的青年们拒之门外,天资禀赋的Shafagh成为其中一员,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正是在这里,终结了他的钢琴家之路。


进入大学前,Shafagh已经举办过多次音乐会,他想成为国内以及全世界最好的钢琴家的梦想依然没有改变。音乐学院像一所音乐的天堂,容纳了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天才们。


Shafagh看到了自己的致命弱点——随着年龄地增长,他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越来越不像一个音乐家的手,关节的突起让他的弹奏受到限制。


你看看,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梦想要断掉了,我越来越灰心。相反,我的妹妹弹地越来越好。”


Shafagh大妹妹7岁,从小跟着哥哥一起学习,是现在德国很有名的一名钢琴师。Shafagh拿出妹妹刚出的唱片给我看,还没有开封,他说“为妹妹觉得开心,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沙发自己的钢琴家之路几乎断掉了。


在音乐学院毕业后,他去德国另外一家有名的技术学院读了电子工程系。坚持梦想很重要,但放弃梦想也是一种勇气。


2012年,Shafagh来到中国工作直到现在。早在德国读技术学院的时候,他就曾作为一名同济大学交换生,在中国生活了半年,当时就决定了毕业后要来中国。


那一年,是2009年。


孤独不可言说


在同济作交换生的时候,有一件事让Shafagh觉得很感慨。到中国新年的时候,母亲从德国飞过来,想与他一起体验一下中国的乡下。“当时跟同班的中国学生联系去了安徽的一个农村,本来要呆到第二天的,结果到了那里一看,没有厕所,冬天零下的温度,家里大门都是开着的。我很吃惊,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中国农村的贫困程度超出了Shafagh的想象,在中国呆了两年后,以前交换生眼中的中国形象完全改变了。


当你在外面是一种想法,当你生活在其中是另外一种生活。”这也许也是放弃钢琴事业的另外一种解释吧。


如今的Shafagh,每周都从虹梅路的老家出发,到远在老闵行的公司去上班。到了周末,他去老外街的一家音乐培训学校教钢琴。


我打算不做了,中国的很多小孩都是被家长逼着来学的,小孩的天份本身又不高。我不是很认同这种做法。”


“isolated,你明白那种感受吗?我在中国很孤独,三个月后打算要回国了,妹妹现在很成功,我想回去帮帮他,也可以听听演唱会。"Shafagh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忧郁的眼神,当我问他“会不会非常低落”,他始终摇头。对于妹妹的成功,他认为妹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可能要回去的。但也许不一定。”在上海,他结识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他们也非常喜欢弹钢琴,有时候我们会聚在一起,谈谈音乐,谈谈我们的梦想。”


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想想音乐,谈谈琴。”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