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把自己扔上路

作者 | 森山大道

编辑 | Echo


4.jpg


森山大道自我坦白:“我完全成了《在路上》的俘虏,虽然不太能接受披头族,但至少成了作者杰克· 凯鲁亚克的信奉者。那本小说我读了好几遍,结果连驾照都没有的我,竟然也想上路流浪了。'没关系,可以从搭便车开始嘛!'当时满腔流浪热情的我这么想着。


凯鲁亚克带着打字机流浪,那我就带着相机上路。我这个人,生来就是想到了什么就要想个彻底、求个明白的性格。所以无论采取什么手段,这次旅行我是去定了,先把自己扔上公路就是。"


这就是森山大道一直行走在路上的缘由。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从一个莽撞的年轻人到真正的艺术家,灵感与热情渐渐觉醒。


虽然他自嘲自己好似流浪的野犬,在城市中四处徘徊,但正是这种不确定,他看到了自己所喜欢的工作——摄影。


那么,对自己的出生地,森山大道如何看待呢?


0.jpg


我的出生地——大阪


现今对我而言,“大阪”这个地名以及由此联想到的各色街景,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其他地方也难以企及的魅力。平常的日子里,即使我身处东京,偶尔也会感受到大阪的气息。从这点来看,大阪对于我来说,算是不折不扣的“内心所向”之地吧?


至于为何会产生这种感觉,或许可以说大阪是我的出生地,又或者说大阪现在仍是我持续拍摄的对象之一。这些当然是原因,但撇开这些不谈,大阪于我而言,仿佛有一种更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大磁力,强烈吸引着我。这两年为何断断续续却又始终执着于大阪?恐怕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只有一点可以成为解释,那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无意识产生的乡愁。


1.jpg


事实是,尽管大阪如此吸引我,而我对它却是丝毫情绪性、观念性的乡土意识都没有。因为我虽出生于大阪西郊的小镇,但在尚未懂事的年纪我就被迫迁徙他乡,除了刚出生时肌肤所感触到的光和风,毫无疑问是属于大阪的气息。


其后数十年过去,当我正处于少年向青年过渡的敏感时期,我再次回到大阪。那时的我对大阪的人和事几乎保持着生理性的厌恶之情。不过正是这种负面感情,反而唤醒了我对大阪的认知,使它在我的意识中被相对鲜明地对象化。如此想来,大阪与我之间总的关系,并非心情、思维上的,而更趋近于一种基于肌肤触感的、生理性的记忆。也就是说,现在大阪之所以成为我心中牵挂的场所,与我家族血脉中流着大阪的血全然无关,而是因为多年前无意识地触及那里风土时的细胞记忆,经过长时间发酵,如今向我再次发出了召唤。


投石星球 · 高净值人群的星球 | 量化,私募,期货,全球化资管,交易比赛,新科技,新能源,艺术品投资。www.voicemoney.cn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