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sein | 我对中国有些失望

作者:张瑞云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Hussein

文字 I 张瑞云

采编 I 张瑞云

摄影 I 陈   祺

Hussein为自己起了个非常中国化的名字——阿福,与他爱笑的表情非常搭,作为一名在中国的巴基斯坦人,他来中国才两年,充满了希望的同时,也有小丢丢小失落。



一、IPRI记者生涯


2015年,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阿福作为本地记者,全程报道了新闻,发表在《环球时报》上。


2015年他已经在巴基斯坦国际关系部工作了六年,已经是一名研究员,他从事的工作有点像记者,每天联系不同国家的官员、专家还有其他线人,最后生成报告,存档在巴基斯坦国际关系档案中。


阿福对自己的工作非常严谨。“我是一个历史的记录者,写的每一个字都会留在档案中,后人会阅读,如果有错误或者不严谨的地方,影响非常大。所以我对自己的工作很慎重。”


他提到,有时候为了找到可考据的资料,他会拜访很多专家,并进行实地的考察。尤其在对政府官员的交道中,他对对方的观点总会进行理性地分析,从而使自己的文章不会有主观性地观点。


工作为他打开了国际视野,对于一些国际上的新闻事件,他都非常关注。如非常紧张地巴以关系,在他看来只是双方政府之间的冲突,与人民百姓没有太大的影响,一些恐怖袭击只是一些年轻人的冲动行为,并不会有实质性地发展。而巴中双方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友好,对于亚洲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是非常有利的。


二、对中国的小失落

上海的梅雨一下就没完没了,打着雨伞的阿福不是很喜欢这种老下雨的日子。


虽然之前他已经来过中国两次,但此时上海呈现给他的中国印象与想象中的非常不一样。


对中国的向往是在小时候,母亲为他读过一本故事,里面讲的是中国龙的故事,那时候他和每一位外国人对中国的第一印象一样,以为每个中国人都像李小龙那样会功夫。可是到了中国后,他发现上海已经成为国际化大都市,每一个人都穿着国际大品牌,摩天大厦遍地开花,人们握着手机无论吃饭睡觉。


时间久了,就有些失望。


“美国向全世界输入他们的文化,像星巴克、肯德基,但是等中国成了发达中国,又能向世界输出什么呢?中国人崇尚美式、哈韩、哈日,就是有点忘记自己的文化。像茶文化,日本就比中国做到更加极致。”


相反,他去日本,发现文化在那里传承下来了,如荼文化,古代日本没有原生茶树,也没有喝茶的习惯,但是南宋时期僧侣大师荣西把茶文化传至日本时,写出了《吃茶养生记》,被称为日本的《茶经》,细微到室内的插花都要像野花一样自然,遵守规定时间等。


研究中国历史的阿福说,茶道虽然源于中国,却发展于日本,“美的宗教”即是日本独特的茶艺术。日本茶道强调“茶禅一体”,吸收的就是中国的禅道,但中国茶更趋向于大众化,少了些日本茶道的雅,阿福讲,在日本上层的人家中都设有茶室,注重古色古香,摆设极为讲究,关于日本茶室的古典建筑也是一门学问。而这些在中国则有些失落。


不过5年前的中国西部之行,让阿福觉得找到了一些中国的东西。


三、兰州印象

2010年因为国际项目,阿福和另外一些国家的受到中国的邀请来到了中国西部,在兰州考察了两个月的时间。


“我喜欢兰州。”他真言非常喜欢兰州,不仅是因为他们有最大的清真寺,是中国穆斯林的聚居地,而且在西部他看到了中国人身上那种没有被金钱绑架的质朴。


兰州是中国西部的重镇城市,黄河水穿城而过,皮筏子伴随着“花儿”在浑浊的黄河上漂过。这里的人好酒,喝酒几乎成了兰州人唯一的娱乐方式,在晚风袭来的黄河滨,阿福和朋友们一起喝着烈酒,听远处的清真寺的钟声敲响,仿佛回到遥远的故乡。


阿福的家乡是个河滨城市,在那里穆斯林占到80%以上,他们喝自制的奶茶,吃一种像

“囊”的食物,几乎每个人都会讲三种语言:英语、巴基斯坦语和土语。城市里的人生活悠闲,物质充足。


“有点像兰州,但我们非常热,几乎没有冬天,最热的时候会达到40度,家里冰箱里装满了冷饮”。


两个月的体验生活,让阿福对中国西部有了自己的理解,“我们去了甘南,那里的藏族人生在草原吃在草原,有自己的生活,”在阿福眼中,那才是真正的中国,“并没有急于挣脱那种古老的生活。”


阿福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周末的时候,一个人在环球港的咖啡馆里呆上一整天,在那里他有一个“专座”,服务台的服务员们都知道他最近在读《西游记》。


还有4年他就可以从华东师范大学博士毕业了,那时的他可能会对中国有新的认识吧。T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