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oicemoney.cn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作者:高玮 胧月网址:http://www.mathildastudio.com

访谈人物 I  周林林

文字 I 高玮、沈越

摄影 I 姜涛




西装革履的周林林坐在访谈室,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四周的装修,下意识的询问起VOICE+目前的运营状况和盈利模式。听到我们的回答,他不时点头,并言语认真地提出有效的建议。


作为中国顶级的股权投资机构创始人,周林林在PE界可谓家喻户晓。目前其投资的项目包括14家上市公司,持股总市值超过100亿。


2013年国内经济下调后,当时面临一个转型期。周林林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情形跟日本曾经遇到的状况很像,便利用周末时间经常飞去日本学习交流。他通过观察研究日本的经验和模式,希望找到中国能够学习的地方。

最后他得出结论:日本的产业做的很精,而中国很多都大而不强,大而不精!


“包括制造业、包括金融、包括服务,很少有一个把它做深的。都很肤浅。这也是中国经济的很大问题,都在低水平重复,没有做高端的东西。高端也需要有人去沉淀啊,得有人去研究。”

这个时代流行跨业,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通过“and”连接起来。

然而与“规模经济”相对的是“深度经济”,特别是在网络经济中,“纵深、迅速”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能够彻底做到这一点的人却非常少。现在的人们,稍微取得一点成功,便感觉自己的能力无所不及。例如乐天,它不去给别人提供市场,而是企图经营自己的证券公司和旅行社,此外还想打着多元经济的幌子经营棒球队。

“所以我们一般不投多元化发展的企业家,那些往往一个经济周期过去,就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的企业,我们看过太多。”


周董对专注的偏执,还体现在他对孩子的教育上。

有一次他带儿子去听TED的讲座,听讲座的时候他发现儿子坐在旁边玩手机,他让儿子好好听,儿子辩称自己是在听。

于是他态度严肃的对儿子说:“不对,listening(听)和focus(专注)是两个概念,你只是在听,但你根本不专注。专注才能吸收东西。”

他说,做事情要专注,专注才能凝聚你的力量,才能产生新的力量,去把一件事做好。


如果你回头看周林林的前半生履历,你会觉得十分有趣。


背负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时代烙印,周董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以16岁的极低年龄考进复旦化学系,随后公派留学。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拿到化学博士学位的那一年,他25岁,正是春风得意的年纪。后来在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和世界顶级的精细化工制造商得以工作七年,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直到有一天,他问自己:“从上学开始,我已经跟化学打了十几年交道,我要不要一辈子待在化学实验室里?”

他的内心给了一个答案。不!


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故事:加入麦肯锡,回国创办自己的私募,把投资做到风生水起的同时,他还立志帮一批中国企业成为世界行业的龙头。


当我问他这些经历中有没有错的时候,他认为:

“回过头来我觉得,选择没有对和错,不同的选择给你不同的经历、教训,不同的体会,核心是你后面做的事情,能不能把前面的经历教训结合起来用好。前面的路都无所谓,男人四十岁之前,走任何路都可以,但四十岁之后,你能不能把前面所体会的所积累的,把他发挥出来,这就是你的成功了。四十岁之前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四十岁之后,你要专注一件事去做好它。做到极致,就会成功。”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1] 里提出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人应该去选择重?还是轻?

周林林的人生选择就是向着更重的生命考验而去。

当无数中国人挤破头要去美国的时候,他却回到中国独闯天地。

当无数投资者在做高回报风险投资的时候,他却愿意选择需要更多时间去调查与研究的实业股权投资。

当无数企业家在涉入新的行业要施加拳脚的时候,他却说我要帮助更多中国公司走向世界。


这种极致是一种重的人生。

而大多中国企业家们在汲汲于生存的时候,太多的急功近利,让整个行业都浮在一个轻飘飘的境地。而唯有一个有负重感的人,他才能焕发神采,让一切重新生机勃勃。

一个人因深度而厚重,因厚重而充实,因充实而饱满,因饱满而光辉。采访过那么多的人,能独善其身的为多,能愿意为行业考虑的不少,能说要带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却只有周董一人。


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追踪阅读:

[1]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描述一九六八年苏俄入侵捷克时期,民主改革的气息演变成专横压榨之风潮,在任何欲望之下,每个人对于各类型的爱皆有自由抉择的权利,自应负起诚恳执着的义务。人生责任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却也是最真切实在的,解脱了负担,人变得比大气还年轻,以真而非,一切将变得毫无意义。本书探讨更多的是人生的意义所在,人生是要有一种信念的,不能被交给机遇和偶然,甚至是一种媚俗。



主编后记:

这篇文章我和高玮来来回回改了很多次,直至最后一次我看完说可以了。高玮9点才离开了办公室。

可当我再次读的时候,又觉得那份周董勇于承受生命之重的情感依然表达不够。我又独自改了起来,来来回回数十遍,终于到了我想给读者的那份感受。

米兰昆德拉是我个人比较喜爱的作家和哲学家,我与高玮介绍了《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本书。我个人觉得,那种明知前途艰难凶险,却依然奋勇向前的人让我佩服。

也许,我们常常说我们不要去改变别人,先改变自己就好。

而对于那些德才兼备登高能赋的尖端人士,如果他们每一个人都愿意去改变这个行业,愿意改变这个国家,那么我想那个理想国就离开我们不远了。

我为周董叫好,为能承生命之重的人叫好!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